郑爽:《青春斗》中的向真有我期待的样子

  电视剧《青春斗》在北京卫视播出,不走寻常路的郑爽演出了剧中人物向真仗义执言的“飒”,演出了与朋友称兄道弟时的“痞”。从过去的“小仙女”,到现在时不时就因为“放飞自我”登上热搜,郑爽如今再面对来自外界的负评和声音,已经能够尽力做到坦然面对。回首成长之路,告别“青春期”的郑爽直言自己已不愿回到过去,在与自己“青春斗”中,她用“长大了”总结了即将迈入而立之年的自己。  

  “青春未必在所有人看来是一件好事,尤其是我,我觉得青春的时候很自卑,很不自信,也受不到肯定,还要不停地用自己薄弱的正能量跟它斗争。”2007年,16岁的郑爽报考北京电影学院,成为北影07表演系本科班年龄最小的学生。在北影读书的几年,与周围同学的隔阂愈发让郑爽感到无所适从。因为不愿让别人看到自己什么都不懂的样子,装酷成为她为自己打上的“保护色”。“我会觉得自己很融不进他们。那时候大家会聊八卦,谈谈爱情之类的,我真的不是很懂。哪有好玩的好吃的我也不知道。虽然也很想参与进去,但总感觉自己说不上话,所以就想着还不如有一套自己的风格,酷酷的就好,装作什么都懂的样子。”

  一直以来,郑爽给大家的印象是很有个性。包括在《青春斗》的发布会上,“青春五美”中别的女演员都是裙装亮相,而郑爽只是一身休闲牛仔装。郑爽觉得,随着成长,会越来越觉得没必要做成自己不舒服的样子。就如同剧中她出演的向真,大大咧咧、性格豪爽,不在乎外表。郑爽在塑造这个人物时也故意用宽松的休闲服和个性的配饰去外化角色的性格。“向真就是最普通的大学生,甚至有点痞里痞气的,很讲朋友义气。我希望她的穿着是穿着睡衣从被窝里出来的那种样子。剧里好多衣服也是我自己淘宝买的,一件都不会超过50元的那种。”

  以往郑爽参演过的剧目,似乎少有现实主义题材作品,而此次加盟赵宝刚导演的现实主义时代青春剧《青春斗》,不仅填补了她演艺生涯中的一块空白,也给了她完全不同的青春成长感受。“特别不一样,偶像剧更多的带给你的是甜蜜,很美好,甚至是美好的很不真实。但现实题材是需要你每天往自己内心打很多鸡血的那种感觉,甚至需要欺骗自己来面对现实。”郑爽坦言,《青春斗》是真实的“北漂”青年群像,“它让我理解了很多上班族的不容易,尤其是那种心酸和挣扎。”

  “我们都是一样的人”是郑爽对剧中青年群体的直接感受,但向真的果敢和率真,却让郑爽看到了自己向往的模样。“她给人的感觉永远是积极向上的,一直都是单打独斗,全副武装来面对所有事情。尤其是她会勇敢地表达自己的情绪,不管是对是错,都不会包裹自己,而是会释放出来,我很羡慕她这一点。”郑爽认为,现代的年轻人都有着一种情绪上的自我克制与心理重压下的叛逃,但也正因如此,“勇敢、真诚”也不乏“矫情”的向真,有了更多的现实意义,这个角色暗含着导演对年轻一代的期盼,代表着年轻人成长的新方向。“‘真’不是大多数人能做到的,真诚、坦诚是需要很大勇气的一件事情,而我们都向往着这个人物能够真诚和大胆。”

  “赵宝刚导演非常在乎我对这个角色的理解。”回忆拍摄之初的情境,郑爽直言自己和导演也有过观念上的摩擦与碰撞,但导演会一点点给自己分析,捋清人物的心理逻辑,帮助自己理解人物的“作”与“丧”、“斗”与“燃”。“有时候确实会不理解,我不想把年轻人拍得那么不懂事或是怎样。他会理解我,虽然他的立场很坚定,要拍的戏份一定会拍,但如果我觉得这个地方还没过去,他会为了我改天再拍,哪怕已经置好了景。导演从来都不计较我的矫情。”

  表达自我立场,直面自己对角色的不理解,郑爽的“直接”与“敢言”,最终成就了向真的鲜活与洒脱。对于郑爽而言,演员的挑战与考验不是浮在表面上的受伤挨冻,而是来自于如何与角色共情,如何真实地与角色融为一体。“真正的考验都是内心的,你要敢于静下心来去感受他们的生活,感受人物的辛酸与不容易。这是我希望自己做一个演员时能够做到的。” 本报记者 邱伟

版权所有 | 若非注明 | 来源网络™
㊣ 内容转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标明本文地址: 郑爽:《青春斗》中的向真有我期待的样子
㊣ 本文永久链接: 郑爽:《青春斗》中的向真有我期待的样子